ただいま。

时隔半个月终于来写游记了。

感觉咕了好多东西啊,慢慢补吧。


题外话

突然发现今天是香风智乃的生日。

CSP之前我还在想,12月4号,我还有没有机会在机房里给智乃庆祝生日呢。当时还特意留了一张智乃图片作为本文头图。

现在看来答案很清晰了。

香風チノ,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!

(可惜我没有一张合适的智乃生日图片)


Day -??

临近CSP,陷入了刷题的死角。

大概就是不能一眼秒的难题不想做,怕打击信心;简单但实现很麻烦的题不愿写,懒。平时只能上午打比赛,下午水题,晚上颓废这样子维持生活。

感觉周围人也是这种状态。

然而我不想就这么退役啊,还是强迫自己去多写点有思维量的题。


Day -1

上午和asuldb和杜爷尝试跟loli请假中午回去休息,被反奶了,最后成了下午走。

zhuoer昨天就跑了,稳稳中午也跑了,机房显得十分冷清。

ZR最后一场附加赛史无前例地怒切2题,rp--

下午迎来了机房的传统,高二(以及大一的杜爷)的给学弟介绍经验。结果我也不会说话了。因为上午请假未遂怀恨在心故意说要休息好之类的话。

csq向我请教STL的用法,反正也没事干给他说了说。

期间把我所有的文件都备份到了u盘里,退役已准备就绪。(后来u盘出锅,压缩文件全炸了)

本来想把「请问你今天要来点番剧吗」写完,也没时间了。还剩一个「宝石之国」要咕一段时间了。

晚上开始打板子。点分治板子一直WA调了半个小时发现桶开小了。

和前几天一样因为紧张失眠了,12点才睡着。


Day 0

本来想打板子的,结果还是颓了一上午。

下午和稳稳、asuldb第一个上车,抢占了车上仅有的带桌子的两个座位。

稳稳颓three kingdoms 10,我打板子。exBSGS忘干净了,题解也看不懂,我想也不可能考,于是打了更不能考的杜教筛。结果记忆化写挂了,还是回归老本手写哈希。线段树调了半小时发现1、2操作看反了。

我智商已经退化到如此地步了,这回是真的告别自行车了。

本来还想再睡一会的,闭上眼就感受到四面八方涌来的说话声,眯了半小时没睡着起来颓七都。

之前和一个学弟换了宿舍,跟zhuoer和四个gryz高一的住一块,我下铺zhuoer上铺。志愿者是一个彪形大汉(雾)

宿舍环境还可以吧,然而六个人只有四个凳子,来晚了没抢着。

不知道为啥宿舍里网很差,速度一般,还经常断掉。lol是打不了了,只好玩了把红警。

去试机。然而有种管理监狱的感觉,(或者说流放囚犯)。彪形大汉把我们吼出来,排队行进。遇到了asuldb等人于是掉队了。

大概走了十来分钟吧,一个多月没锻炼,累死了。

win7的机子,内存8G。写了快读和cin的a+b拍了一下,又写了个SAM和SA本质不同子串拍了起来(话说都能一遍写对真是奇迹,也可能是都写挂了),最后拍了树剖lca和O(1)lca,试了试开巨大数组。除了显示屏离得有点远其他都没啥问题。

回去快9点了,打了打板子10点了,睡觉。

再次因紧张失眠。躺了一会没那么紧张了,传来了美妙的呼噜声,而且是三种呼噜声交织在一起,一个尤为响亮而突出的带领两个很小的。。。

小声的还算能接受,是正常人睡觉的声音。然而大呼噜无法忍受。我姑且称源头为呼噜老哥。

一开始以为是zhuoer,听了一会发现zhuoer在上面翻来覆去,讲道理打呼噜的人不会乱动啊。

过了一会zhuoer下床去了趟厕所,同是受害者啊。突然有点后悔换宿舍了

又享受了一段时间呼噜声后,我上了个厕所,大概是发出的声音比较大把呼噜老哥吵醒了,趁他再 放 送前睡着了。


Day 1

因为没睡好,直接和zhuoer去超市买了2罐咖啡。

早饭送了一盒优酸乳,怕吃坏肚子没喝。喝着咖啡逐渐有了精神。

D1的策略决定切掉T1T2再打全T3部分分(flag)。

进考场,发现没有清dev的设置,早知道把缺省源打了。

还有20分钟开考,突然焦虑了起来。

我其实不想退役啊。然而没智商还天天颓废,这么菜的我是注定要没了。

深呼吸几口放平了心态。

今年的密码画风奇特:Ren2Zhen0Si1Kao9,奶量十足。监考老师漏掉了9造成全考场陷入恐慌

乍一看T1的时候很懵逼,开头以为是字符串大模拟。这不自闭了吗(

读完构造方法,发现前面那些和题毫无关系。。。

看了看数据范围,5分钟想出来$O(n)$的—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,姑且叫做暴力枚举构造吧。

码+调了5分钟过了大样例,然而不太放心还是用10分钟拍了一会。

突发奇想想造几组$n=64$的数据,发现爆long long造不出来。

发现自己的程序也只是开了long long赶紧改成unsigned long long

顺手试了一下$64\ 2^{64}-1$,全输出$0$?

我的做法读入$k$的时候要加一,爆unsigned long long了,加工了一下终于过了。

虽然用了半小时,好得保证不会丢分了。

开始肝T2。看起来很可做的样子,搞了个前缀和+桶的做法,过不了第二个样例。

$50$的数据还是没法调,写了个$O(n^3)$暴力拍了起来。很快出锅了,改好了还是过不了第二个样例。

接下来一个多小时陷入了过不了样例$\rightarrow$对拍$\rightarrow$修锅/换做法$\rightarrow$过不了样例的死循环。

我心态崩了。扫了一眼T3,题面很复杂的样子,而且暴力只有10分。

还有1小时我决定冒险继续肝T2。A不掉T2的话就真的退役了啊。

先打了T2的$O(n^2)$暴力和链,70分有了。然后就后悔了,我可以尝试优化$O(n^2)$暴力啊。

一小时没够我优化成正解。

期望得分100+70+0=170。

最后5分钟我心态炸没了。

D1T2都切不掉,退役了退役了退役了。。。

D1 170分,D2肯定要更低,别说上400了,说不定300都上不了。。。

是不是人均切T2啊,我要高二垫底了啊。。。

翻盘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是不可能的。作为D1型选手D1爆炸不就没了吗。

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在(对我而言的)重要比赛上爆炸。虽然我也没经历过什么重要比赛

出考场很快就想出了正解。去食堂的路上没遇到熟人,也渐渐看开了,退役就退役吧,文化课生活也挺好的。。。大概。

我果然还是不甘心,打算放平心态搏一搏D2。尽管我清楚自己是D1型选手。

在食堂遇到了Juan_feng和zhuoer。Juan_fengT2一开始就想出了一个很复杂的做法,最后没调出来,但是把T3 10分打了。zhuoer切了前两题但T3暴力没调出来。

遇到了杜爷和csq,得知我还被众学弟踩了。

我果然是垫底。

俗话说“一颓解千愁”,下午先放松一波心情,听着歌打了2小时红警。想睡一会,gryz的在旁边一边做题一遍聊天,躺了半小时没睡着又起来继续颓红警。

Tommy_clas和asuldb来玩,asuldb没开unsigned long long还用的1ll<<n的写法导致$n=63$也会挂。(然而他还是比我高)

厚颜无耻地用光棱坦克推掉了7个中等的敌人后去吃饭,一遍看皇室tv一遍自己吃饭。

(话说小号把矿工人海套升满后很迷茫要养什么卡组,搞了一半的熔炉皇家驹坐冷板凳了真的自闭)

吃完饭去稳稳的宿舍玩。那边网稍微好点了,起码不会经常断掉。

本来想打lol的,用劫和卡莎试了两把训练延迟100+还是放弃了。

zhuoer和R打怪猎,主席D1表现良好,心情舒畅,配上音乐,身着 紧 身 衣 跳了一段舞,被我及时录了下来。

稳稳妄图在宿舍里玩剧本杀,扮演罪犯大将军,深受噪音干扰蹲厕所里了。

下午和晚上的心态比起中午好多了。

既然退役的末路已经摆在眼前了,那就纵情享受最后的欢乐时光吧。

颓七都到9点,以防万一背了背图论的板子。

因为没啥压力了,在呼噜老哥表演之前就睡着了。


Day 2

起来感觉还是没精神。一罐咖啡下肚,又是一条好汉。

密码是熟悉的配方,@zhuajin1SHIJIAN7,又是一股奶味。

D2决定求稳,先把T2T3暴力打出来再肝T1。

三道题都很清新,一脸$DP$的样子。

T2半小时码了个$O(n^2)DP$,又用二十分钟把T3$O(n^2)$和链写了。

开始肝T1。很快想到了要容斥,更妙的是一种不合法的方案只会有一种食材不合法。

想了个$O(n^2m)$的$DP$求总方案数,然而容斥这一块我又傻了,只搞了个$O(n^3m)$,有84分了。

后来大部分时间都在尝试优化,以失败告终。

我好菜啊,其实只要$DP$状态设为不合法食材和其他食材之和的差就能$O(n^2m)$了啊。

期间想了想T3的完全二叉树,没想出来。但在剩一小时的时候有了一个鬼畜的做法:

完全二叉树的$n$是固定的,也就是说这棵树的形态是固定的。

这样打个表表示每个点会被算作多少次重心,和编号一乘就好了!

粗略算一下,我大概需要100分钟就能打这个表。而且确定树的形态还要费点事,告辞。

测了一下T3暴力的常数,2.6s好慌啊,不会卡我常吧。。。

最终得分84+64+55=203。总分373,没上400有点难看,但这个分起码能保我不会退役。。。应该吧。

又遇到了zhuoer、Juan_feng、杜爷和csq,除了杜爷D2都跪在DP上了。

只能说运气好,CSP前爆刷DP让我至少能保住暴力分。

说我D2正常发挥,确实勉强扳回一程;说发挥失常,然而我明明还有该拿的分没拿。
就这样吧。

回去的路上终于能打lol了。


后记

回归文化课后突然忙了起来,补课,补体育测试,担心能不能去WC,loli要重装系统去重新备份,又恰逢七都周年庆肝了起来。

出了成绩,一分没高,一份不挂,373分,rank29。

但还是不甘心啊,我所有丢掉的分,我觉得自己应该有能力拿上的。我只能是说没休息好来自我安慰了。

大概是缺乏比赛经验,也可能是急功近利,最大的失策在于肝题。D1T2成了我OI生涯中最大的耻辱。

至少又能苟半年了。而未来怎样,谁知道呢。


花絮

下了车在校外等着,稳稳莫名其妙开始捡石头往学校里扔,有一块石头经过弹射成功击中了「忘了是ZUTTER还是shzr了反正很强就是了」。


一个宿舍有俩厕所,我们的宿舍还标了男厕所和女厕所。然后Day0晚上女厕所就坏了。


和稳稳开黑打皇室的吹箭2v2选卡,因为网不好刚选完卡网就断了。

QQ聊天记录:

稳稳:你啥意思

稳稳:我要揍你

后来稳稳以0胜3负的好战绩结束了比赛。


试机时:

我左边的老哥,字号调的巨大,大概5行字塞满整个屏幕的感觉。

我右边的老哥,全程没动过电脑,一直在阅读指导手册,在上面写东西。


试机结束后:

老师:那个,有件事要拜托一下你们。你们看看地上和桌子里面有没有垃圾,有的话扔到前面的垃圾桶里(我懒得打扫)。谢谢大家!

众人:???


Day1早上与zhuoer交流受害经历,得知我是大概快12点后睡着的。

至于zhuoer。。。尝试了起来颓废、听安眠曲、上网查询“失眠怎么办”等等方法后终于在2点睡着了。


Day1比赛中:

我左边的老哥,依然是巨大字号。

我右边的老哥,开考半小时就玩起了各种windows游戏。


热烈祝贺稳稳再次一统三国!


Day1晚上睡觉时,zhuoer对呼噜老哥的心理阴影挥之不去。小型呼噜开始时,zhuoer找我商量把打呼噜的吵醒。

乃摇床、敲床板、大声咳嗽,乐声未尝息也,遂弃之。


Day2和李氏夫妇一同奔赴考场,我就如电灯泡一般被无情地灌了一路狗粮。

路上偶遇loli,幸亏perhan发动技能「打招呼」嘲讽loli吸引火力,要不然我得会被奶死。

别着er急,慢er慢er来。


Day2比赛中:

我左边的老哥,熟悉的配方,熟悉的大字号。

我右边的老哥,甚至没动过pdf和dev,玩了一上午游戏。

忍不住吐槽了,这俩老哥真nm奇葩。


asuldbD1T2奇妙的历程:

  • Day1晚上:wocT2好像假了
  • Day2中午:(面对zhuoer和ctz)“我下午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”
  • Day2下午:(面对ctz)“我D1T2假了”
  • 补课期间:诶我T2好像没假
  • 出成绩:asuldb,brackets,score:100

asuldbD2T2奇妙的历程:

  • 比赛中asuldb发现了T2的单调性,然而没时间了,写了个玄学的优化,复杂度是跑不满的$O(n^2)$,如果出题人不卡的话有88分。
  • 出考场发现快写写挂了,if(x>9)写成了if(x>10),答案前两位为10会挂。
  • 出题人扬言要卡乱搞的$O(n^2)$优化
  • 出题人说验题的时候也写挂过快写。
  • 出成绩:asuldb,partition,score:60(玄学优化被卡没+快写挂一个点)

关于回去路上的lol,我都躺赢了。

尤其是第一把,中期我在中路被迫卖了一波,舍身让剑圣拿了个四杀,上路提莫又卖了一波,JS千里奔袭成功五杀。

之后他一挑五再获五杀,对面就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