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郑州颓废的成果。。。


Day -45

从学OI开始,我就愉悦地颓废了3个月,刚写成自己的第3个游戏感觉非常良好(?)

哦学姐来讲课了,还考了个试,然后表示四道题四脸懵逼。(T2就是个逆序对T4就是个动态逆序对现在想想当时还是太年轻)

哦$NOIP$还有一个半月了时间过的好快啊

woc我好像啥都没学啊??

掐指一算,除了搜索我好像啥都不会。

表面慌得一批实则心里更慌


Day -42

国庆放完了。(不想开学啊啊啊啊啊啊)

$loli$说快要$NOIP$了,文化课先放一放。于是感觉氛围突然紧张了起来。但就一个半月了我补啥呢?

这时,脑中突然闪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!

学好DP走遍天下!

(当时真的太年轻了)

于是愉快(?)地从零开始练DP


Day -rand()%41

爆刷DP ing…

试着写了写去年的$NOIP$题,二百多分的样子(当时感觉还算满足),然而奶酪直接爆零感觉很方


Day -10

(写DP写的肾疼后)感觉好心累,学点新东西吧

诶线段树好像很好玩的样子我来看一看


Day -1

清点一下我会啥:

会写头文件、std、main函数

DP:蓝题止步,学到状压和单调队列,不会斜率优化

只会勉强打一下板子的线段树和LCA

数论:打表

图论:最短路和最小生成树板子

其他:暴力

没了?

没了。。。


Day 0

上午在机房颓,本来想把跳房子套上二分切了(之前不会写二分),然后看到了生火间。

愉悦地颓了一上午。。。

下午坐车去潍坊。

$loli$:在车上别光玩手机、电脑的,这种时候再看看书,交流交流题目。。。

坐在我旁边的两位大佬(玩植物大战僵尸ing):
woc这僵尸越过我南瓜把向日葵吃了??

被$loli$的话振奋的我拿出手机默默补起了番

到了潍坊去抽签。好像几年来积攒着的从未显现过得欧气爆发了出来(事实证明耗这一次就一点不剩),抽到在本校考

跟HN哥和众多学长住一间宿舍,看到了学长一起犯SAO。但是实在没啥经验,原来宿舍不给电啊。。。

好在睿智的学长拿出了插座:你看这空调接着电。。。
(试图把插座插上去)

恰好宿管老大爷经过。

老大爷:你们干啥呢?。。。这个功率很大的,你插上去整栋楼都着了。。。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。。不要存在侥幸心理。。。(请任取方言套上去体会一下)

最终还是没有插上电。

八点半去试机,还是没啥经验,敲了个A+B,瞎调试了一下,又敲了个LCA

我还会啥?

哦我会打线段树!

不过因为太蒻了没打完就到点了。

回到宿舍,玩了会手机,随便翻了翻书就睡了。


Day 1

去考场之前心中默念:考一道好找规律的数论。。。(因为小凯的疑惑一打表规律就出来了。。。)

进考场时扫描,扫到我口袋时哔哔地响。一掏口袋,不小心带来的饭卡。。。还有一副耳机?

woc耳机?

监考老师:耳机是最容易怀疑的东西。。。

当时我眼前就浮现出CCF将我禁赛三年的场景。。。

然后我把耳机和饭卡放到外面就没事了(?)

给了密码“飞雪连天”,额。。。感觉很新潮啊

先看T1

这不是积木大赛吗?

脑中又浮现出三个月前的一个场景。。。


Day -inf

(刚讲完递推)我(一脸懵逼):递推是啥?算了找些题练练吧

随手点开一道积木大赛。

根本不会做啊。。。

于是开始愉快地画图模拟。恰好$loli$经过看到我在画图。

$loli$:这是什么题啊?

我(不知道为啥很慌):啊啊啊。。。是这个积木大赛,那个。。递推感觉学的不大好我随便找的练练。

$loli$听完又走了。

又画了几分钟,心态十分爆炸。这题怎么这么难?

去翻了翻题解,然后切掉了。

递推好难,心好累,不练了不练了


主要是$loli$问了我,我对这题印象很深。

诶这题忘了咋做了。。。

好像是个递推吗?

想了大概十分钟,好像是比前一项大的积木就加上它们的差值?

写完过了大样例。但是强迫症不允许我就这么跳过。

开始打暴力对拍,但是好像不会打暴力,连小样例都跑不动(不是跑错了,是T了。。。)

最终手造了几组数据好像没啥问题。

测一下效率吧。(心里清楚是$O(n)$的但是很不放心)开着最大数据的对拍就过了

此时过了不到一小时,开始看T2。

这是个数论?手推了一会,好像答案是原集合的子集?

又想了大概10分钟,好像这个子集要去掉能由集合中其他数组合出来的数?

试试暴力筛?

20分钟打了暴力过了大样例,但是复杂度过于玄学:

$O(n^2 (\sum_{i=1}^{i<=n}m/a[i])/k)\text{(k=玄学})$

(谁能告诉我这怎么算啊。。。)

一般来说跑不满,但感觉好像构造一下我就死了啊。。。

造了些最大数据跑了跑:

800 ms (还行还行)

1000+ ms (。。。可能是巧合的数据)

2000+ ms (woc什么鬼!!!∑(゚Д゚ノ)ノ)

之后一直稳定在1000~2000ms

先放一放吧,能拿大部分分也行。

看一看T3。

读完题后:我觉得T2还能抢救一下(真香)。

试着找一找哪里拖累了效率,输出调试了一些地方。

诶这里怎么重复计算了这么多次??

改了一下又测了测,400~800 ms

应该能过吧。。。

还有一个小时多点,不太放心又搞数据测了测T1、T2。看到我测试T1效率的程序还在运行,上面一行行的程序运行时间还在不断显示着。顺手点了关闭。

woc关不掉!数字停了但是窗口还在!(以前做题也遇见过这种BUG,记得那个程序开了一个星期直到我重启电脑)任务管理器也关不掉!

监考老师会帮我解决。。。吧?

没办法了先不管了,T3暴力都还没去打。又细读了一遍题理解了题意,再看数据范围顿时倍感友好,原来部分分这么多啊。

但是我把两个样例解释搞混了,题意理解:输出最短路径长度—>输出所有选出的路径长度之和。

打完各种特殊情况感觉极其良好,也快结束了,检查了一下文件名什么的,之后监考老师说:把所有其他程序关掉,仅留下文件夹打开。

。。。。

于是大胆地举起了手:老师,我这个程序。。。它。。。关不掉。。。

老师看了看我的电脑,用了我试过的一切办法——同样没关掉。

她又看了看我的对拍程序。当时我继承了之前对拍的写法,图个乐呵把输入文件起名为”shit.in”

老师(好像看到了什么):啊,你这个只要不影响评测就行。

就走了。

(后来我再也没有用过shit.in当文件名)

出考场后交流了一番,知道T3读错了题,应该只有10分仅找一条路径的情况能过

T1真的是原题(我 抄 我 自 己)

T2是个完全背包?DP白练了。。。

预计得分:$100+100+10=210$(可能T2会被卡掉一些分)

下午感觉很累,和神仙们去了趟超市买了零食,坐在小广场上看大型up主集会鸽子群,听到各种奶图论奶数论的

晚上无心学习,凑到一起玩谁是卧底(结果成了算法版谁是卧底?)

大概十一点睡下了。睡前听到学长野兽先辈论。。。


Day 2

一起来就感觉没啥状态,有点昏昏沉沉的。

上了考场,看到一个人提一大兜子零食饮料(不下五包薯片三瓶饮料)的进去了,还有一个从兜里被扫出 $3$ 瓶薄荷糖和口香糖的人

额…

密码是笑书神侠。真的是缅怀金庸先生的啊

看T4。

诶图论?不对好像是棵树,好像又有不是树的(当时不知道基环树)

想到了贪心+搜索的思路,不过只能跑前60分,后面的真的不会处理。。。

而且没想到邻接矩阵存图,傻傻的用了邻接表,每次都暴力查询编号最小的点。

算了过了吧看T5

好不容易读懂题,看到数据范围 $n<=8$ ,状压DP?终于到了我DP大显神威了吗?

结果推了2小时,一直以为这就是个DP,错了是我方程有问题。

最后放弃了。而且不知为啥,我以为爆搜复杂度高到爆炸,连$2*2$都过不去,所以就没写,把样例什么的弄了上去就跳了.

就剩一小时了,有点小崩。看T6,是个动态DP?那个板子都是黑题的动态DP?

不多想直接去拿部分分,写了个记忆化搜索,应该能过前七个点。

剩下的时间百无聊赖地检查一下程序,消磨着时光就过去了。

预计得分:$60+10+28=98$

总得分: $210+98=308$

拿省一有戏?

吃完午饭又颓着回了家。

下午就在家休息,结果从下午$5$点睡到了第二天早上

于是令人身(累)心(得)舒(半)畅(死)的$NOIP$二日游就结束了


Day 出成绩

每个题和预料的一分不差

T1没啥说的,感觉是运气的事?

T2虽然A了,但还是有点失落没能想到背包,DP真的白练了

T3我视力差认了,而且即使读对了也拿不了很多分

T4好在邻接表没过分拖延效率,60分拿全了

T5,所有题耗时最长,思维量最大,然而是唯一一道输出样例、而且分数最低的题(真的很嘲讽啊)

T6也很难受,旁边的图论大神周神也写的暴力DP

他的DP:

void dp(){
    ...
}

拿了44分

我的:

int dp(){
    ...
    return ...;
}

常数贼大,就28分。

$update$:后来想想发现其实是我$DP$写假了。。。复杂度是错的

虽说对分数比较满意,但我苦练的DP不仅没大用上,甚至拖低了分数(真的没练到家啊),有点小小的难受。

$NOIP$的感觉很快就淡了下来,又回归到了文化课与OI五五开的局面,但是同时也为了省选而把重心往OI上偏了偏(即使知道没啥希望)。


Day inf

一直想写一篇$NOIP$游记,不过没有大型颓废时间过多精力去写。

我再没有写过游戏之类的,虽然也常常颓废,但还是更多去专注OI了吧(好像我现在就在颓啊。。。)

$NOIP$后三个多月了,寒假之际去郑州培训。第七天晚上,一种颓废之情油然而生。

突然有了念头,就把$NOIP$游记写了吧,虽然有些晚了。

于是就有了这篇又臭又长啰里啰嗦的游记

于是我又颓了一晚上

于是你就看完了这篇游记

于是loli可能就在你身旁:又不专心了?看什么呢?